關于商會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精英風采

貴州省湖北商會會長

貴州省湖北商會會長

日期:2014-12-16 點擊:13047

 

        貴州省湖北商會長,貴陽市金石產業園董事長。

        【企業簡介】

     貴陽金石產業園是市委、市政府于2010年11月正式確定成立的十大產業園區之一。園區自2010年11月12日開工建設以來累計投資200億元,入駐各類大、中、小企業7000多家,初步形成了以石材深加工、鋼材加工銷售、二手車及相關汽車項目、農副產品物流為主的四大產業板塊,構建起了金石產業園產業布局的基本骨架,奠定了工業化帶動產業化,推動城鎮化的發展思路。從金石產業園的發展現狀及主要優勢、特征看,園區符合現代物流園區的特征,可以基本處理流通加工、配送、儲存、包裝、裝卸等作業方式以及不同作業方式之間的相互轉換。到“十三五”末,園區將力爭實現總產值突破1000億元。

  貴州楚商何文先有“三個夢”:一是把貴陽金石產業園做成貴州最大產業園;二是把合朋村做成最富有的中國第一村;三是把湖北貴州商會做成最好的商會。

  楚商有五種精神:篳路藍縷、追新逐奇、兼收并蓄、崇武衛疆、重諾貴和。為了追逐夢想,五種精神在何文先身上都得到了充分體現。

  楚商聯合會會長,泰康人壽董事長陳東升認為:“何文先的個人夢、企業夢、家鄉夢,匯聚在一起就是中國夢。”

1.第一步:從最傳統商業貿易,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

  何文先是什么人?為什么在貴州建立貴陽市金石產業園?他有怎樣的成長路徑?他是怎樣完成如此巨大的商業項目?

  從1969到1978,九年時間,何文先在農村放牛。

  如果說童年做放牛娃,是何文先人生難得的人生歷練,那么極度匱乏的農村生活卻養成了何文先一生節儉的好習慣。這為他在后來創業中,短時間積累原始資本,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  何文先是湖北鄖陽縣人。解放前,在最輝煌的時期,爺爺開有生產肥皂的化工廠、服裝廠、印染廠、傘廠等五個企業。殷實的家境,濃重的商業文化,是何文先祖上給予他的傳存。

  "爺爺是那種既注重個人修養,有儒者道德才智;又恪守誠信經營,獲得商業財富與成功的儒商。 "何文先說。解放初,為支持剛成立,工業艱難的新政府,爺爺把幾個廠都捐給了政府。

  "小時候,我經常跑到我家的廠區玩,規模很大。"何文先回憶道。

  救世濟民,兼善天下,承擔社會責任的傳統儒商精神,其價值追求有超功利性。爺爺這種精神價值影響了后來成為企業家何文先。

  十年文革,無論是對國家和人民,都是一場災難。何文先家,自然在劫難逃,1969年,被劃為地主資產階級,60多歲的老父被打成右派。家中9姊妹,何文先排行最小,大的哥姐已工作,便與長兩歲的哥哥,隨父母到下放到農村。6歲的何文先與哥哥,開始了他9年農村放牛娃的生活。

  下放的生活是艱苦的!

  "每天早晨5點起床,和哥哥吃完母親準備的剩飯,一起把公社的牛趕到山上,9點又趕回生產隊,然后到學校上學。"何文先說。

  農村蛇多、螞蝗多,初到農村的何文先和哥哥看到螞蝗就害怕。

  下放的生活是痛苦的!

  每天,何文先哥倆放學,路過曬谷場,看到父母胸前掛著寫有名字的牌子,被一群人押著批斗時,哥倆不敢正眼看頭發蓬亂,彎著腰的父母,只本能地夾緊書包,順著墻根跑,生怕被人看見。

  同學不與他們來往,哥倆沒有小伙伴,老師不讓參加紅小兵,不許他們做廣播體操……階級歧視,人格侮辱,令少年何文先和哥哥常常痛苦不堪。于是,他和哥哥怕上學,愛逃學,為此常被父親追著痛打。

  放牛娃生活是幸福的!

  在農村放牛的記憶中,也有著短暫的快樂。由于何文先和哥哥養的牛最壯,放牛時,與幾個或被下放的"黑五類",或是孤兒的小伙伴斗牛時,何文先和哥哥的牛往往取勝。而每每取勝時,何文先和哥哥都會騎在牛背上,在小伙伴的羨慕、歡呼聲中,踏著夕陽回家。

  不過,無論艱苦、痛苦,或者短暫的快樂,"餓"才是何文先農村生活最深刻的記憶。

  "我家祖輩從沒在農村生活過,根本不會干農活。"何文先感慨地說。爸媽不會農活,很多時間要被批斗,掙的工分只有別人三分之二。何文先和哥哥太小,掙的工分只有成人一半,一個月的糧食只能吃15天。常常是沒油,白水煮菜,每頓吃半飽,正在長身體的小哥倆整天都是饑腸轆轆的。

 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九年。在這九年的生活里,何文先沒好好吃過一頓飽飯,沒穿過一件新衣服,都是撿哥哥姐姐的舊衣服穿。

  少年何文先走出農村,擺脫貧困的想法象烈焰一樣強烈。

  如果說做放牛娃的童年是何文先人生難得的人生歷練,那么極度匱乏的農村生活卻養成了何文先一生節儉的好習慣。這為他在后來創業中,短時間積累了原始創業資本,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  從1983到1991,何文先到廣州做百貨貿易。

  1979年,中國進入改革元年。

 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,何文先全家被落實政策回城,此時何文先16歲。縣政府辦了化工廠,請父親回去當廠長。16歲的何文先,跟父親進了化工廠。他的工作是在車間做肥皂、洗衣粉。

  男孩子是在反抗父親的過程中成長的。兩年后,何文先離開嚴厲的父親和父親的化工廠。獨自闖蕩江湖。

  最初,何文先來到一家國營餐館做采購員。工作是每天朝九晚五,買菜做飯,新鮮勁過后,青年何文先感到工作與理想相去甚遠。

  在物質和精神極度匱乏農村時期,何文先從來都認為自己與其他農村孩子是不一樣的。在當時,走出農村,做一番事業,始終是何文先的信念。

  每天上班時,何文先常常心不在焉,一直琢磨著創業。"那時候我工資一個月是25元,我總覺得這樣上班下去不是辦法,出來做生意的愿望越來越強烈。"在國營餐館干了兩年多,何文先不顧父母反對,又從單位出來。

  不過,此次出來是下海,當個體戶!

  商人階層是在商朝以后,才作為一個特殊社會群體出現。在士、農、工、商四種社會成份中,商人為最底層。同時,作為一個有幾千年農耕文明的古老大國,商人階層一直生存堅難。從兩漢劉邦到明朱元璋,到蔣介石,對商人是"先用之,后棄之"。

  "個體戶沒單位,處于社會弱勢階層,連女朋友都找不到。"何文先一笑。當時創業,只能是做個體戶,個人不能辦公司。

  此時是1983年,何文先來到廣州,開始從廣州進些服裝、鞋子、電子產品到湖北去賣,基本是"進什么賣什么。"

  初做生意的何文先賺了幾萬元錢。"那時出來做生意是背著家里人,家人并不知道他離開單位,找了錢不敢拿回家。"

  1983年,何文先徹底不上班了,到廣州開公司。初來廣州,和廣州一個漁民朋友,一人出資8萬元,用16萬元成立了一個貿易公司--盛昌貿易公司。

  為什么會叫盛昌貿易公司?何文先爺爺當時的公司就叫盛昌,潛意識里,他希望自己延續、發展祖輩的產業。

  "和我合作的是當地漁民,他有貨源,可以拿到香港各種產品,我負責到湖北、東北、新疆等地銷售,賣服裝,對方給錢,我給貨,很原始的生意。"他說,為了周轉快,價格賣得很便宜,那時沒有物流,走的是郵政,一大包一大包的寄。

  從第一家公司開始,一做就是7、8年,做服裝、電器、電子表等。8年何文先兩人分了一千多萬,那時候的一千多萬是很多的。

  何文先掙得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2.第二步:到新疆開金礦

  第一次轉折:1993年,何文先到新疆開了四年金礦。

  賺到第一桶金的何文先回到了湖北,買了房和門面,開了間名號為“盛昌”的珠寶店,主營工藝品、黃金飾品。所以叫“盛昌”,是源于延續、發展祖輩產業的意識。

  1992年,經歷十年改革開放的人們開始有了錢,有了錢的人們開始消費。具有投資價值有時尚價值的黃金飾品,成為首選。那時,凡是結婚的情侶,男方都要準備金戒指、金耳環、金項鏈“三金”,才能迎娶新娘。于是,何文先的黃金很火。

  那時候黃金的利潤是多少?“當時的金價是230元左右一克,一個珠寶店,賺個200、300百萬沒問題。”何文先說。

  1993年,不滿足于做黃金零售的何文先遠赴新疆,開起了金礦。

  何文先說,想法很簡單,一個產品,不僅要終端,還要做原材料,以免受制于人。

  那時候黃金飾品貨不好進,之前何文先從來沒有搞過這個項目,沒有任何經驗,只能摸著石頭過河。

  新疆開金礦的日子太苦。首先,環境極其惡劣,每天常是7、8級大風,有時人都會吹跑;其次是,金礦地處戈壁,周圍根本沒水源,金礦位置距打水的地方有700多公里,每次用水,都是開車去拖。水只保證喝和做飯,根本不能夠洗臉。第三,每次運黃金出去時,要經過監獄,常常在犯人虎視眈眈的眼光下,充滿恐懼地通過。我們怕搶黃金,更怕殺人。

  何文先開金礦,一開就是4年。

  去新疆前,沒人猜出他的真實年齡,都是說我很年輕。到新疆后,他的外貌比實際年齡要老6、7歲,人極度透支。

 3.第三步:建貴陽金石產業園

  第二次轉折:從1998年到貴陽搞建材、開礦。

  在新疆開了4年金礦后,何文先離開了新疆,帶著變賣金礦的1千多萬元資金,來到貴州。

  在新疆的時候,一次偶然,一個成都朋友邀何文先去貴州旅游,沒去。在何文先的印象中,并沒有貴州這樣一個地方,更不知道貴陽。

  “不知道貴州,不知道貴陽,只知道遵義,可沒來過,后來答應朋友先來貴州看看,到貴州后,發現企業規模都不大,人們的生活品質也不算高,經濟比較落后。”何文先說。

  不過,作為商人的何文先眼光更不同于一般人,落后,說明發展的空間大。

  何文先回到新疆,不到一周,又獨自一人返回貴州,待了10來天。在這10幾天里,他四處走動、考察。再次回到新疆后,何文先怎么也按捺不住想來貴州發展的心。用了三個月時間,把金礦賣掉,來到了貴州。

  “落后的地方就有機會。”何文先說。其時,是1998年。可是,何文先沒想好干什么,怎么干。

  又四處走走,發現貴州建設項目很多,建材供不應求,而新疆建材業過剩。何文先把在新疆賣不出去、售價低廉的石棉瓦、預制板,低價進到貴州,生意好得不得了。一年竟然賺300、400萬。緊接著搞鋼結構公司、開煤礦、多金屬礦。幾年下來,賺了個盆滿缽滿。

  第三次轉折:2007年,投資建設貴陽金石產業園。

  2007年的一天,花溪區合朋村村長蔣順成找到何文先,商量將其引入合朋村投資發展事宜。此前,何文先發現,合朋村的村民生活過得很艱難,年人均收入不到1000元。帶領農民“共同富裕”的理想,在何文先身上開始發芽。

  合朋村有什么資源?

  石材、農民、土地、優良的交通條件,是合朋村的現有資源。什么項目能夠把這些資源整合起來呢?

  有人建議依托此地良好的石材資源、土地、交通優勢,搞大型綜合建材市場。建金石產業園計劃的雛形出來。

  何文先提出了三個條件:一是帶著村民一起干;二是將他的戶口遷入合朋村做村民;三是農民以土地入股,共同辦企業。蔣順成不假思索表示同意。

  傳統中國經濟是小農經濟,以家庭為單位,自給自足是其特點。“古之人,得志澤加于民;不得志,修身見于世。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。”《孟子·盡心上》的儒家文化思想,是中國商文化的根。把一個農民經常挨餓的小村莊,變成家家住別墅、戶戶有汽車的吳仁寶,實在是做過農民的企業家何文先,進入人生新階段的發展沖動。

  把居民戶口遷入村,成為農業戶口,何文先愛人死活不同意,找他吵了一陣。后來,被何文先講述吳仁寶的故事說服了她。

  何文先投資建設貴陽金石產業園,一半是實現企業轉型升級;一半是帶領農民“共同富裕”的理想。

  貴陽金石產業園怎么建?

  “簡單說,通過項目,讓農民以土地入股,把農民組織起來。”何文先說。長期以來,工業園區們往往是征地費一付,農民同園區就沒有聯系了。一錘子買賣的結果常常是一些農民失、失業,征地費花光又陷貧困。之后,農民與開發商、地方政府矛盾不可避免。把農民利益和企業利益統一考量,成為何文先建金石產業園持續良性發展的思考路徑。

  石板鎮合朋村人多地少,人窮,發展的愿望像烈火一樣強烈。而緊緊靠近高速公路,地理位置優越,使合朋村具備了發展的條件。

  此前,合朋村在2005年發展過養殖業,一些村民以土地入股獲得了較大收益。于是,農民的工作很好做。

  何文先的方式是,一、農民土地權屬不變,為集體所有,農民以土地入股,租金保底,參與企業盈利分紅。二,以土地入股后的失地村民,接受一定培訓后,有文化的,在公司經營管理崗位上班,文化不高的或做保安、保潔員,就近解決80%以上村民就業;三是,項目開工后,村民安置房逐步建成,村民們的居住條件大為改善;四是,改善村民公共福利。每位村民每月可以免費領取20斤大米,50歲以上老人每月100元錢生活費,一戶一月一桶油。

  合朋村的孩子們從一年級到大學畢業,都由公司出資,村民們不用花一分錢。還統一為村民們辦了養老保險、醫療保險,水電費全免……

  計劃在招商引資大會上一宣布,村民們幾乎全部同意。

  村委會主任蔣順成給記者算了筆賬:合朋村土地是火石地,種包谷每畝收200公斤左右,價值300元左右,除去成本所剩無幾。土地入股,收益高出10倍以上。與此同時,合朋村幾乎家家有農村信用社貸款,1084戶累計負債4000多萬元,還貸款的方式幾乎是出外打工。

  緊接著規劃、設計、報批、報建、征地拆遷,項目進展很順利。在2010年11月,市委、市政府正式確定貴陽金石產業園是成立的十大產業園區之一。項目規劃在5平方公里規劃范圍,形成以石材深加工、鋼材加工銷售、二手車及相關汽車項目、農副產品物流為主的四大產業板塊,奠定工業化帶動產業化,推動城鎮化的發展思路。2011年,時任省委書記栗戰書到現場調研。

  園區建設第一年,實現產值數十億元。村民的收入渠道多了,有土地租金、門面租金、股金分紅、園區工作工資等,開工半年,村民僅在信用社的存款就已經超過了5000萬元。農民以土地入股,成為園區投資人,園區實現農民、企業、政府三贏。

  “連啞巴殘疾的村民都找到老婆了!”何文先笑著對記 者說 。多 年來,由于窮,姑娘們都 不愿 嫁到 合朋,現在附近村子的姑娘都紛紛嫁到合朋。五年時間,村民們人均收入從幾百元增長到了2萬多元。

4.帶著村民們一起過上好日子

  時年83歲的華西村老黨支部書記吳仁寶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,渴望著把“共同富裕”的種子播撒到更多農民的心里,提出三點,“一是要有長久發展的眼光,二要看清自己的不足,三是要學會虛心聽取各方面的意見。

  面對華西村的發展“樣板”,何文先是如何考量的?

  記者采訪何文先時,與他一起梳理他的思路,一致認為何文先童年那段農村生活的經歷,在自己承受痛苦的同時,也讓他看到農村農民困苦的生活。于是,在何文先的心中,早已種下“達”則帶領農民們過上好日子的理想。

  金石產業園地處貴安新區,納入新區規劃。貴安區域范圍涉及貴陽、安順兩市所轄4縣(市、區)20個鄉鎮,新區現有城鎮建設區主要集中在清鎮市區、平壩縣城以及貴陽市區接壤的石板金石產業園和花溪大學城。

  令何文先和他的團隊興奮的是,金石產業園納入貴安新區工業規劃,進入其物流規劃布局,屬于清鎮、樂平、石板、高峰、蔡官5個各具專業化職能的物流中心。

  “園區建設到現在,完成投資110多億元,是全省唯一一個民營經濟園區,我們的園區沒有要政府投入一分錢,完全靠自己。”何文先說。

  據市場特點和發展進度計劃,金石產業園在“十二五”末,產值將會突破150億元,累計產值達到500億元左右,居民人均純收入達到2萬元;“十三五”末,園區總產值力爭突破1000億元,居民人均純收入達到6萬元。

  目前,該市場入住的經營商戶大概有5千多家,光是汽車城有500多戶,鋼材有700多戶,電器城有1000多戶。主干道路大概今年3月份通車。路通后會有入住企業8000到1萬戶。至少產生500億產值,我的這個市場可以輻射到全省,甚至全國、甚至出口。

 5.把商會做成楚商在貴州的家

  2014年1月5日,何文先被選為貴州省湖北商會第二任會長。怎么做商會會長?何文先說,商會第一階段是互相支持,抱團取暖階段,現在進入第二個階段,抱團發展階段。做好商會平臺,找好項目,找大項目,把在貴州的湖北人組織起來,共同完成,這是何文先抱團發展的戰略思考。

  楚商向來精明,但習慣單打獨斗,之間少有往來。在2008年,全球性金融危機影響了幾乎所有行業,在貴州的楚商們開始意識到必須抱團取暖,渡過難關。于是,在2009年9月,貴州省湖北商會于成立,組成了在黔楚商集群團隊,意在抱團發展。

  在金石產業園入口處,一幢集辦公、酒店等功能為一體的27層高的湖北大廈正在緊張施工,大廈建成后,將成為貴州省湖北商會辦公聚集地及50萬貴州湖北人的“家”。

  何文先計劃,組建一家主要服務在黔楚商的銀行。一方面,通過金融手段,把大量在黔楚商的資本、資源優勢集中整合起來,做大項目、好項目;一方面,通過商會,促進和加快楚商轉型升級的速度。

  同時,通過楚商銀行,解決大量融資難的在黔楚商融資問題。

  何文先還計劃完善商會組織架構,比如設立法律事務部、會員發展部、楚商投資公司、綜合服務部等部門。利用商會的職能優勢,積極組織會員經貿考察洽談、經貿招商、聯誼聯歡等活動。還將發揮商會整合社會資源強大作用,為在黔楚商搭建共同發展的平臺,使商會成為楚商堅強后盾,黔、鄂兩地經濟文化交流的橋梁和紐帶。還將使商會發展成為標桿式的商幫品牌。

  誠信贏天下

  古之"惟楚有才",今日"惟楚有財"。楚地歷史悠久、物產豐富,其"九省通衢"的地理位置決定其深厚的文化底蘊,包容的品質。行走天下的楚商,在貴州有約50萬人,從事商業貿易活動,投資達1200億元,其中,以湖北商會會長何文先為主,建立的"貴陽市金石產業園"成為貴州省重點項目。

  對何文先采訪,提前幾天預約。一天,記者來到他位于貴陽市西南,花溪天河潭景區不遠處的合朋村--貴陽市金石產業園。這里是貴州省十大工業園區之一,亦是貴陽巿委、巿政府竭力打造的民營經濟百億園區。

  曾經,這里是阡陌縱橫的田野,零星的農家院落。每當夕陽西下,家家戶戶飄出炊煙,全然一副自然經濟景象。然而,貧窮卻是掩蓋不了的事實。

  在2006年,何文先來到這里,打破了一貫的寧靜。用六年時間,何文先帶著幾千村民,辦公司、開荒地,建廠房……。六年后,貴陽市金石產業園雛形初現,完成100余億元的年產值,石材、汽配、五金、建材及果蔬成為該園區的主要產業。這里還是中國西南地區最大的石材基地。

  "大才樸實無華"。何文先秉性誠實,既約了記者,便推掉所有預約客戶,手機關到靜音,與記者一起,回憶他的創業、成長、成功、包括失意和失敗。

  采訪是互動的。時而豪情萬丈,享受何文先曾經的成功;時而理性批評,解剖曾經的錯誤。采訪者、被采訪者都是真性情,采訪進行到下午2點,何文先說這是他接受采訪講得最痛快的一次。

  勤勞、敬業、專注,是何文先最重要的品質。受家庭影響,何文先思維具有高度,更有寬度,"誠信贏天下"是其成功的法寶。


上一篇: 商會資質
下一篇: 榮譽資質
Copyright 2014 貴州省湖北商會 版權所有.
貴州三維廣告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技術支持
5分彩骗局